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与妖怪的二三事 > 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 周尧
    与妖怪的二三事正文卷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周尧“你们还要不要听老幺的后续了?”
    萧骁打断了张博跟诸葛云的互怼。
    赵律正对萧骁感激的笑笑,然后对张博、诸葛云扬起眉角,“就是。”
    “我的话还没有讲完呢。”
    “你们不听的话,我就跟三哥说了。”
    “听听!”
    诸葛云急忙表态。
    “都是老大先挑衅的……”
    “你-”
    注意到萧骁看过来的视线,张博讪讪的闭上了嘴巴。
    ……
    “我也没有想到我一眼就认出了他。”
    赵律正有些感慨,“我初中的时候跟他不是玩的最好的。”
    “初中毕业后更是没有了联系。”
    “但我对他印象还蛮深的。”
    ……
    诸葛云张了张嘴。
    还是保持了安静。
    ……
    “他画画的很好。”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绘画水平在初中三年的飞速进步。”
    “真的是肉眼可见的进步。”
    赵律正强调。
    “可以说是我们班上同学看着他一步步……”
    “怎么说呢?”
    “就是从一个被我们戏称灵魂画手的水平到了一个真正可以说绘画是自己特长的水平。”
    “我们都说他是绘画的天才。”
    “都说我们班要出一个未来的大画家了。”
    ......
    “他后面没有成为画家。”
    诸葛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笃定的口吻让赵律正微微一愣。
    “你都说遗憾了……”
    张博也猜到了这个结局。
    “而且,你刚才也说他读了师范学校、现在正在争取留校任教。”
    诸葛云补充。
    ......
    “......嗯。”
    赵律正笑笑。
    舍友聪明就是方便。
    话不用说全他们便都明白了。
    ......
    “他为什么没有成为画家?”
    张博直接问了出来。
    诸葛云敲了敲桌子,“老大,你这话问的。”
    “画家是那么容易就能当的吗?”
    “画家可是艺术家。”
    “艺术家是很讲究天份的。”
    “咳咳~”
    诸葛云发现自己是不是讲的有些过于直白了?
    “嘿嘿,老幺......”
    ......
    “我知道。”
    赵律正自然没有那么小气、因为诸葛云的几句实话而生气。
    “我问他还继续画画吗?”
    “我以为就算不以此为生,就像二哥说的,绘画这种艺术性的创作太讲究天份了……”
    “虽然在我的印象中,在我们当年学生的心中,他在绘画上是极有天赋的。”
    “当时我们总是打趣他说我们班里要出一个大画家了,说着时候大家都是玩笑的口吻,但我们的心里未尝没有几分是真的这样想的。”
    “但他不画了。”
    “我印象中的他明明非常的喜欢画画。”
    “下课的时候基本都在画画。”
    “连上课的时候也总是在偷偷的画画。”
    “被老师抓住了好几次。”
    “不过我们老师开明。”
    “老师夸他画的好,但课还是要认真的上。”
    “毕竟好的美术学校对文化成绩的要求也是高的。”
    ……
    “所以你们所有人都以为他会上美院,会成为一个画家?”
    诸葛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在想……他是不是不太高兴跟你久别重逢?”
    曾经的梦想没有实现已经很难受了。
    还遇到一个不知情的问他怎么没有走上当时所有人都默认的他的未来……
    这不是在人家的伤口上撒盐吗?
    “你们昨天见面的时候……”
    诸葛云都能大致想出当时的情景了,“是不是挺尴尬的?”
    ……
    赵律正苦笑,“在我问他现在是不是成为画家后……气氛是有些尴尬。”
    他现在都能回想起对方骤然变化的脸色。
    透着几分僵硬的笑容。
    用不在意的语气说着自己早就不画画的事实。
    然后告诉了他他之前告诉张博他们的那些信息。
    ……
    一直以为会成为画家的同学读了师范、要做老师了……
    也许是太意外了……
    “我当时还傻乎乎的问他是美术老师吗?”
    赵律正为自己的迟钝摇头。
    “他说不是。”
    对方连脸上不自然的笑容都快维持不住了,周身的气息变得有些焦躁起来。
    “我感觉他想要跟我说再见。”
    赵律正也不是没有察言观色的能力。
    只是,虽然知道自己应该适可而止、要尊重别人的隐私……
    但他真的很想知道对方为什么不画画了?
    不做画家,连画都不画了。
    在知道对方已经放下画笔很久了,他真的很吃惊。
    ……
    他装作没有发现对方的欲言又止。
    他知道对方在犹豫该怎么提出告辞。
    他直接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为什么不画画了?”
    “你那么喜欢画画。”
    再次看到了当年的同学,即使样貌有些变了,他仍旧一下子就想起了对方在班里画画的样子,还有被班里同学打趣未来的大画家后双眼闪闪发光的样子。
    所以,这样喜欢画画的人……
    “又那么有天赋……”
    初中三年对方绘画的巨大进步班上的同学都看在眼里、惊在心里。
    他们都觉得对方是天生就该当画家的人。
    时隔多年的再遇,他不明白。
    被他们这样认为的人……
    怎么就不画了?
    ……
    “天赋?”
    ……
    赵律正到现在都清清楚楚的记得对方当时说这两个字时的神态语气……
    略微有些瘦削的脸上满是自嘲、讽刺。
    在赵律正的记忆中,对方是一个温和的个性。
    那时的他……却显出了极强的攻击性。
    但是……
    赵律正抿紧了嘴唇。
    神态这样尖锐的人,语气却是那样的低落。
    ……
    赵律正的心有些沉沉的。
    “我们……我们班上所有的人、还有老师,都认为你很有天赋。”
    赵律正笨拙的尝试安慰对方。
    “你很厉害。”
    “真的。”
    在他看来,此时的周尧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
    没有了之前的色厉内荏。
    而是露出了自己最真实的情绪。
    ……
    “……谢谢。”
    周尧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抱歉,我失态了。”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已接受了现状。
    事到如今,再表现的如何激烈、愤怒、不甘不是太可笑了吗?
    ……
    “你在哪所大学?”
    周尧突然问道。
    赵律正一愣。
    虽然不解却是老实的答道,“燕大。”
    “……燕大啊。”
    周尧深吸一口气。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52bqgcom.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