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2322章 我也想让星月兄弟驱毒!
    “寒衣,跟我来!”
    噬心师太宝贝自己的弟子,也没有太多犹豫,更没有去等那些心毒宗执事抓回严皓君,当下就朝着柳寒衣招了招手。
    “且慢!”
    就在柳寒衣刚刚跨出一步的时候,身后却是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让得她脚下动作戛然而止,其他的心毒宗长老们,也都面带疑惑地转过了头来。
    “怎么了?”
    噬心师太眉头微皱地看着那说话的灰衣少年,全然不知道这小家伙又要闹什么妖蛾子,这可是争分夺秒的事情,再耽搁下去,毒蛊就会越深入一分,化解起来就更加困难。
    “寒衣师姐的绝命蛊毒,就不劳师太操心了!”
    云笑也没有过多解释,而当他此言出口后,诸多心毒宗天才,包括那些长老们都是脸现古怪之色,暗道这小小少年也太狂妄了点吧?
    “你能化解绝命蛊毒?”
    噬心师太倒是没有过多愤怒,而是直接反问了一句,或许她是想到了马文生的圣毒斑,眼前这个少年虽然年纪轻轻,那一手毒脉之术却是诡异得很呐。
    “比起化解圣毒斑的麻烦,这绝命蛊毒不算什么!”
    云笑点了点头,此言一出,诸人脸上的古怪不由更加浓郁了,包括那苍龙帝宫的特使顾先文,眼眸之中更是闪过一丝鄙夷。
    作为苍龙帝宫出来的毒脉师,顾先文明显也是听说过绝命蛊毒的厉害,而且由绝户姥姥施展的绝命蛊毒,他是万万不能让其沾身的。
    可是那个灰衣少年呢,却是说得如此轻描淡写,仿佛那就是一些地阶天阶的剧毒一般,这让化解不能的顾先文,感觉自己的毒脉之术都爱到了羞辱。
    不管怎么说,这些人都没有亲眼看到云笑化解马文生的圣毒斑,他们都只是从旁人口中听说罢了,感受得并不是太过直观。
    而且圣毒斑固然是顽劣,但短时间内却没有性命之忧,比起绝命蛊毒的恐怖效果,完全不在一个挡次,那是一个不慎就会死人的啊。
    如果眼前这小子是在逞强和出风头的话,那未免会耽搁柳寒衣的最佳救治时间,甚至有可能让柳寒衣死于非命,这可是事关生死的大事。
    “寒衣,你是什么想法?”
    噬心师太还是有些不放心这个嘴上无毛的小子,因此直接将目光转到了柳寒衣的身上,经过这一年多时间相处下来,她到是知道自己的这个宝贝弟子颇有主见。
    “我相信他!”
    几乎没有一丝半毫的犹豫,柳寒衣直接做出了决定,而且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如此信任的态度,也让云笑心头一暖。
    要知道在潜龙大陆和腾龙大陆的时候,柳寒衣可是见过无数次云笑翻云覆雨的手段,对于这个少年,她已经是无条件盲目信任了。
    既然云笑说出了这样的话,那就说明有着绝对的把握,柳寒衣相信这家伙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那什么绝命蛊毒,在这位眼中肯定也不值一提。
    “这……好吧!”
    见柳寒衣自己都做出了决定,噬心师太也不好再劝,也不敢再行耽搁时间,不过那眼中的担忧,却是半点也没有减弱。
    事实上如果是由噬心师太自己出手,她也未必有绝对把握解除那所谓的绝命蛊毒,毕竟那是由她的老对手研究出来的特殊蛊毒啊。
    “若是需要帮忙,或是需要什么药材,尽管说,我心毒宗管够!”
    噬心师太将目光转回云笑身上,对于自己的宝贝弟子,她是不遗余力,就算是损失一些珍贵的天材地宝,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会的!”
    云笑摆了摆手,然后示意柳寒衣头前带路,他总不可能在这里就替柳寒衣化解蛊毒吧,那样的圣阶高级剧毒,对他来说也是有些麻烦的。
    “跟我来吧!”
    柳寒衣强忍着体内的痛苦,也不敢再行耽搁了,当下领着云笑朝着外间走去,很快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你们说,星月真的能化解圣阶高级的绝命蛊毒?”
    一名心毒宗的天才心有感慨,忍不住问了出来,但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又有谁能回答他,绝命蛊毒的品阶,实在是他们望而莫及的高度。
    “哼,希望他不要害了寒衣师姐的性命才好!”
    心头有些异样情绪的李庆,此刻终于是冷哼一声,或许也只有那灰衣少年离开之后,他才敢如此说话吧,但此时又有谁会理会于他?
    而诚如李庆所说,若是那少年只是想出风头哗众取宠的话,那可不仅仅是自己会丢脸这么简单了,说不定柳寒衣的这条性命,都得断送在其手中。
    “老师,我……我也想让星月兄弟给我驱毒!”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心思纠结的时候,曾经的第一天才马文生,却是略有些犹豫地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让得场中骤然一静。
    听其话中之意,似乎堂堂的心毒宗宗主,大陆排名前五的毒脉宗师杨问古,在化解绝命蛊毒的手段之上,还及不上那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似的。
    这种感觉,对于这些心毒宗的修者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在心毒宗就是宗主大人最厉害,哪怕是大长老噬心师太,毒脉之术恐怕也要差上一筹吧?
    更何况杨问古乃是马文生的老师,怎么这才出去一趟,回来之后就对自己的老师不再信任了呢?
    “文生,星月虽然治好了你的圣毒斑,但绝命蛊毒和圣毒斑截然不同,他未必就能再创奇迹!”
    一名心毒宗的长老谆谆善导,只不过此言一出,一旁的噬心师太脸色却变得不怎么好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让云笑将柳寒衣带走,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看来这些长老们,也知道马文生有此一言,肯定是因为那星月替其治好了圣毒斑,那可是连宗主大人都没有治好的绝症,从这一点上来看,倒也无可厚非。
    “这样罢,让为师先试一试,若是效果不佳,再让星月替你施治如何?”
    杨问古心怀大度,并不是那些小肚鸡肠之人,此刻想了一个折中的方案,此言一出,马文生才有些不情不愿地答应了。
    这样的态度,看在众心毒宗毒脉师的眼中,更加心生怪异,什么时候宗主大人的威信,还不如一个初来乍到的毛头小子了?
    “噬心,你跟我来!”
    未免再行耽搁,杨问古朝着噬心师太招了招手,像绝命蛊毒这样的剧毒,单靠他一人,想要保得两大天才平安,还是有些危险性的,必须得要有一个好帮手。
    对此噬心师太也没有推辞,既然现在不能帮上柳寒衣,那就先帮宗主救回鲁世遗和马文生吧,到时候或许也更有经验替柳寒衣施治。
    由此也可以见得,在噬心师太心中,也是不怎么看好那星月的,她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出现变故,到时候恐怕还得要他们这些老一辈的毒脉师出手,才能力挽狂澜。
    待得杨问古二人带着鲁世遗和马文生也离开了心毒广场,今日这心毒宗年比的热闹才算是告一段落,而那些年轻天才,却尽都站在此地,久久没有离开。
    实在是今日发生的事太多了,一个才加入心毒宗一年多的天才少女勇夺年比冠军,将老牌的第一天才鲁世遗拉下马来,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津津乐道的谈资了。
    哪知道柳寒衣夺得心毒宗年比冠军,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万素门的第一天才严皓君突然出头挑战,接连将心毒宗三大天才挑落马下。
    而且那万素门天才竟然是一个洞幽境初期的强者,这让一众心毒宗天才们的心,一度沉到了谷底,认为今日心毒宗的颜面是丢尽了。
    谁承想一个叫星月的灰衣少年横空出现,将心毒宗丢掉的颜面又捡了回来,而且还是呈一种摧枯拉朽之势。
    虽然星月并不是心毒宗所属,但只要能看到万素门灰头土脸的狼狈,就是心毒宗修者们喜闻乐见之事,星月的出现,无疑让他们的心情瞬间好转。
    最终严皓君带着万素门的两大天才灰溜溜而走,却在之前的剧毒比试中下了暗手,又是那个叫星月的少年发现其中猫腻,避免了一场更大的危机。
    事实上像杨问古和噬心师太等大佬,如果不是云笑的提醒,未必能短时间内发现鲁世遗三人身上的异状,最终绝命蛊毒一朝爆发,必然会让他们措手不及。
    今日之事落下了帷幕,但是另外一些东西才刚刚开始。
    无论宗主和大长老能不能化解两大天才的剧毒,还是那星月能不能化解柳寒衣的绝命蛊毒,所有人都是好奇得紧啊。
    因此在夜幕降临之后,不少人都是朝着两个方向而去,其中之一,自然就是柳寒衣所在的住院了,他们都想第一时间知道一个结果。
    只不过这些心毒宗修者固然是好奇,却也不敢直接进入柳寒衣的院落,而且他们也知道,驱除绝命蛊毒绝不是一件轻松之事,这个时间或许会持续十天半月也说不定。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52bqgcom.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